马斯克乐极生悲?大脑芯片植入成功,却输了558亿美元薪酬计划

作者:热点 来源:焦点 浏览: 【 】 发布时间:2024-04-15 02:26:37 评论数:

  来源:网易科技

  2月1日消息,马斯美元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一直以大胆创新和激进设想著称。克乐但最近这位亿万富翁却经历了情绪上的极生计划巨大波动。周一,脑芯他庆祝旗下脑机接口初创公司Neuralink取得了重大突破。片植然而,入成仅仅一天后,输亿他在特斯拉高达558亿美元的薪酬薪酬计划被法官否决,好心情瞬间跌入谷底。马斯美元

  这份特斯拉股东于2018年批准的克乐薪酬方案备受争议,如今被特拉华州衡平法院法官凯瑟琳·麦考密克(Kathaleen McCormick)认定为“不公平”。极生计划她在裁决书中对这一计划提出了尖锐的脑芯质疑,核心是片植:为何在给予马斯克如此巨大的激励时,特斯拉董事会却没有设置相应的入成制衡机制,确保他将主要精力投入到公司中?

  特斯拉前董事会成员安东尼奥·格雷西亚斯(Antonio Gracias)在2022年底的输亿审判中对法官说,董事会之所以给马斯克这么高的薪酬,就是为了换取他实现一些崇高的目标,比如让特斯拉市值增加6000亿美元。格雷西亚斯补充称:“我们需要他专注于实现特斯拉的目标。”

  作为六家公司的掌门人,马斯克的时间和精力显然是有限的。但令人费解的是,在特斯拉薪酬方案的设计过程中,似乎没有人考虑到这一点。甚至在特斯拉董事会中,有人提议让马斯克对在特斯拉的工作投入设置一定的承诺,也被他本人轻松驳回,并称这样的建议是“愚蠢的”。

  事实上,在特斯拉董事会考虑这个薪酬方案的时候,马斯克已经在设想其他项目了。根据法庭证词,2017年9月,马斯克曾向特斯拉董事会中值得其信赖的顾问提出了一个问题:他是否应该把更多时间花在他喜欢的人工智能和脑机接口项目上?

  在马斯克看来,人工智能与脑机接口项目的未来是紧密相连的,并有可能引领我们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马斯克在2016年创立了Neuralink,旨在使人们能够通过他所说的“共生”(symbiosis)关系,让人类思维与机器协同工作。马斯克认为,人工智能的力量虽然强大,但通过这种“共生”关系,人类将有能力驾驭它,而不是被它所控制。

  2017年,正当特斯拉正竭尽全力帮助提高Model 3产能时,马斯克却开始对人工智能和脑机项目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给格雷西亚斯和他的弟弟、董事会成员金巴尔(Kimbal)的信中,马斯克写道:“我的直觉告诉我,我应该在它们身上投入更多的时间。”

  根据法庭证词,当时马斯克、格雷西亚斯和金巴尔一致认为,这类工作对于减轻人工智能对人类的潜在威胁具有重要意义。

  因此,尽管马斯克在特斯拉的工作日程安排得满满当当,他仍然会设法抽出额外的时间,投入到Neuralink的研究中。据估计,他投入在Neuralink的时间,有时甚至会占据他总时间的5%,而非通常的1%。经过不懈的努力,该公司终于取得了重大突破:首位人类接受了大脑芯片植入手术,并且“初步结果显示,神经元尖峰检测(Neuron Spike Detection)具有巨大的发展前景。”

  这正符合马斯克的行事风格,他向来对于研究成果总是惜字如金。然而,这项成就的分量却是举足轻重,象征着他的远大计划已经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堪称是个里程碑。这无异于马斯克旗下SpaceX成功发射了首枚火箭,预示着人类踏上了征服火星的征程。或者特斯拉交付了第一辆电动汽车,宣告了可持续能源时代的来临。

  本周,马斯克成功地将实验室的成果转化为临床实践,实现了从猴子实验到人体试验的跨越。尽管竞争对手也在紧锣密鼓地跟进,甚至有些已经抢先一步,但马斯克的成就仍然引人瞩目。

  马斯克的愿景不仅独特,而且充满魅力。他善于运用生动形象的比喻,将原本深奥的科技概念变得通俗易懂。正如他在推特上所言:“想象一下,如果斯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的沟通速度超过了打字员或拍卖师。这就是我们的目标。”

  自2016年以来,马斯克一直致力于推动“神经蕾丝”(neural lace)概念的研究。这一概念的灵感大多源自他钟爱的科幻作家伊恩·班克斯(Iain Banks),其作品对超级智能人工智能进行了深入探讨。

  在马斯克的设想中,“神经蕾丝”技术将实现大脑与电脑的无缝对接。“如果你能解决数据传输速率的问题,特别是数据的输出与输入,能够改善人类与机器间的互动。”他曾在某次播客中如此阐述自己的观点。

  在Neuralink宣布取得重大成果之际,马斯克的其它企业也正积极进军人工智能领域。这位企业家长期以来一直警告说,人工智能技术可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风险。

  去年,他与自己协助创立的OpenAI分道扬镳,转而成立了xAI,专注于超级人工智能的研发。这家新公司的成立引发了人们对其与特斯拉自身人工智能开发如何协同的疑问。

  多年来,马斯克一直将特斯拉塑造为顶尖的人工智能开发商之一,尤其在自动驾驶汽车的研发方面,最近还推出了名为擎天柱(Optimus)的人形机器人。去年11月,他在推特上表示:“Neuralink与擎天柱有可能创造出令人惊叹的假肢。”

  然而,最近几周,马斯克的态度发生了转变。他警告说,没有25%的投票权,他对于让特斯拉在人工智能和机器人领域引领潮流感到不安。他强调这是公众对新薪酬方案提出的不同寻常要求,由于董事会正在等待法院裁决,这一要求暂时搁置。

  周二的裁决使得这一情况变得更加复杂。根据监管文件,马斯克直接持有特斯拉13%的流通股,并在成功完成2018年薪酬方案后持有大量未行权的期权奖励,这将使其持股比例增加至约21%。

  马斯克的大股东地位是法官质疑董事会是否有合理理由担忧他可能离开公司的原因之一。法官指出,马斯克已明确表示无意离开公司,他的股份赋予了他巨大的动力,即“推动特斯拉达到变革性增长的水平”。

  在裁决公布数小时后,似乎是为了提醒支持者人工智能愿景实现的可能性,马斯克在推特上发布了一段新视频,展示了特斯拉机器人行走的场景。“与擎天柱一同漫步,”他幽默地写道。(小小)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尉旖涵